丽贝卡-米勒:丈夫与家族阴影里的名门才女

丹尼尔的表演方法大概是天下独一份儿,是疯子傻子和偏执狂的表演方法。比如演《最后一个莫希干人》前,为了体验印第安土著的生活,他孤身一人在荒野待了6个月。1993年,为了解《因父之名》中主人公身陷囹圄的感受,他把自己禁闭在一个牢房般的环境长达数月。1997年,在出演《拳击手》前,他竟在美国前轻量级拳击冠军巴利麦克奎根手下受训长达一年半,差点把自己搞成拳击界新人,匪夷所思。在1989年的成名作《我的左脚》中,丹尼尔饰演的爱尔兰艺术家克里斯蒂布朗患先天脑麻痹,能用左脚夹起一枚针再放下,刘易斯为了一个夹针的镜头,苦苦练习数周,直到能轻松地完成这个动作为止。

为了演好《血色黑金》中的石油大亨,他花了两年时间学习1900年左右加利福尼亚矿业史的知识,并对当年淘金者们使用的一切工具和技艺了如指掌。《》的影评人称丹尼尔在片中令人颤抖的表演是所见过的“最精彩、最完美”的演出。

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,在《杰克和露丝之歌》中,丹尼尔为了饰演杰克,给自己身上纹了大片大片的刺青,事实上,完全可以画个假刺青,观众绝不会看出破绽,但是丹尼尔不那么想,“我喜欢真实的东西。如果是假的会困扰到我,会影响我进入角色的程度和效果,那个假图案可能一直在提醒我,你并不是那个杰克,并不是。”

然而,这样下死笨力气去演戏的代价是,每演完一部电影,丹尼尔都会元气大伤,长久无法走出角色,要经过很长时间的体力和精神恢复,才能接拍下一部电影。他在《纽约黑帮》中的角色,就是被导演马丁斯科塞斯苦苦哀求来的,那时候丹尼尔处在演完戏后的“疗养期”,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让斯科塞斯“滚蛋”。

拍过《纽约黑帮》的人都知道,在片场,每个人被要求用片中角色的名字称呼丹尼尔,如果是拍摄打斗场面,他在几天前就会酝酿愤怒情绪,看所有人都目光凶狠。为了演好杀人不眨眼的屠夫比尔,除了操练屠夫的基本功,丹尼尔还在片场反复听以“脏话连篇”出名的饶舌歌手痞子阿姆的音乐专辑,好让自己始终处于“攻击”状态中。

丹尼尔向记者解释过为何要选择如此偏执的表演方式,“我确信自己在两周之内就能进入角色,不经准备也可演得一样好,但我不那样做。人们以为或许是因为我不够自信,才花那么长时间准备,这是很大的误解。我喜欢学习新东西的纯粹快乐,把一个角色当作艺术品,仔细反复的打磨,是我的乐趣所在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